沉默的废墟〔纪念我的母亲〕

  四年了,我挣脱家乡的眷顾,却不知怎的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…可也终归是家乡,那里有我大脑的几乎局部影象。而今总不免有些。除此之外,我对的影象,仿佛
也忽明忽暗,逐渐渺茫起来了…­

  如今,我唯一能记起的大约是只有她的眼睛了,声响仿佛
也能在我耳中回响的,但模糊糊的,说不清的朦胧的。我不说我究竟有多想她,岂但如今,那从前的清晰尚已模糊,仿佛
只是残留的断片了,像熄灭的火焰中的余烬,飘飘忽忽,回味亦就无穷尽了…­

  若是说别离是一种,那决别即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毁灭,它不必急于求成,总在不经意间降临。但那时我却没能明白,我怎样就成了那个可怜之人。直至母亲走后的几个月,我才觉悟了,仿佛
算是彻底透澈了,但那时的家,也无非是死的寂静了,每天坐在屋前的石头上,只想着那一件事:母亲走了,再也看不到她了…只需一闭眼,脑中全是她的身影,耳边也唯有她的声响:昨天天冷,多穿一件,饭吃饱了没?…还有,下昼下学早点回家…我不清楚那时的天,为何总那末
凄凉,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唠叨的话怎样就成了而今的的前导,我更不清楚天意毕竟为何物?…­

  我毕竟是看不到她了,连照片也有些泛黄,可她却不晓得,她走的那刻,也连同我的心一同带走了,我的,剧情已暂停上演,由于主角已不复存在!我努力想想通十足,可一秒一秒的,昏头昏脑的又是几个月。我遗忘了全国的色彩
,只双眼将它染得黑白,看不清路的方向,总也跨不出那第一步,想努力把十足都留住,可毕竟我是了…­

  母亲生前不给我留下过什么教诲或要我恪守的誓言,岂但如今,我都没能清楚母亲所祈望我的毕竟是什么?­

  的循环留给我的只有苍桑和怜悯,母亲的墓地却成了我见过的最的废墟,梦中的成了的傀儡,醒来之后的酸楚一次次的将伸张,有那末
一小会儿,我不去想母亲,却有其他人或事让我想起她。这时首先映入我脑海的形象,仍是我十三岁时看到的她的模样
。她走在大街上,穿着一件花格外套,提着一两个购物袋,我站在门外,看着她越走越近,等到能看清她的脸时,我就冲从前,跑着去迎接她,她笑着招呼我,我觉得心里一下子起来,有时我会从她手里接过一个袋子,有时,她不让我帮她但不论怎样,我都邑用手挽住她的臂管,和她一同走完剩下的路。但这铭刻二心的情景,如今却成了我们母子关连的一个缩影。我和她―我的母亲,我心爱的,我的佳耦―总有相视一笑的默契,总有分享的一瞬。­

  我也还记得她拿着铁铲或铁耙,弯着腰在院子里劳作,她要做的,不仅是照料柔嫩的鲜花或刚刚发芽的蔬菜,而且要刈麦、剪枝、耙土,以及将大堆大堆树枝拖到路边。但这些活计都能让她做完之后满头大汗,日子就如许年复一年的从前…­

  我俩都已经着我能过上一种与她完全不同的糊口。然而如许的只有少许几回,无非即使糊口中充满了伤心之事,也不多大关连,由于她一样帮我分管痛苦,她给了我笑声、聪明和无尽的爱。­

  有时在傍晚,我们会坐在一同念书或看电视,我抬起头来,看着她沉浸在中,或寂静的打着盹,我就会想,这,是所谓的吗?­

  如今她已我们的家,她走后,这个家对我来讲
就只是一座屋子了,我曾几回去了她曾住过的地方,看着熟习的十足,我终于意识到,这是不敷的,对她是决对不敷的!­

  “两颗心,心连心”,她从前经常如许恶作剧,“一颗心受伤,另外一颗也会流血。”是的,但到最初,一颗心总会离开,而另外一颗心还要接续眺动。­

  我想象还有来生,尽管我不敢肯定,也不感受到由此带来的安慰,我仍是觉得,那末
多的爱,那末
多的能量,一定有一个归宿,我喜欢听别人讲起有关地道的故事:穿过地道,看到白光,就会在“那一边”见到自己心爱的人。­

  虽然糊口就是如此,我那时却不敢承认母亲竟会先我而去。我甚至还曾想过:说不定我会走在她前面。由于对亲人的预知如千钧重担,足以把我压倒。­

  不论发生什么,我人们讲述的故事是真的,我们还会见面,若是再见.我晓得我们还会相视而笑,正如我们上辈子那样:我还小,她还年老。­

  希望可以胜过十足,我们的心会一同澎湃,一同走完剩下的路…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