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涂鸦”与“为什么”

  “涂鸦”中有的梦,“为何
”里有梦的翅膀。

  1999年10月16:

  比来,妞妞可涂鸦了,拿着笔到处乱写乱画,家里的墙上、柜子上、桌子上画满了只有她本身能读懂的“天书”。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,便特地
买了一块小黑板和一盒粉笔,让她尽情地在黑板上涂鸦。妞妞可高兴了,有事没事都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描绘她的。

  妞妞喜欢给我画像,每次见我回家,都要给我画一张像,先画一个很不划定规矩的大圆圈,而后在里面描上几横,默示是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还没忘了涂上几根稀稀拉拉的头发,而后指着黑板对我说:“我画的比你帅。”我一看,这画的啥啊?没有眉毛、耳朵,仍是咪咪眼,塌鼻子,把爸爸画得歪瓜裂枣似的,也等于那几根头发还有点像。

  她还喜欢画屋子,等于随便
画几道横线和竖线,形成几个格子,说这是一个大别墅,而后起头给全家人分屋子,把最大的房间留给本身,还给小狗、小兔分了一间房。我假装很不合意,嚷嚷着要住大屋子,可妞妞却说:“妞妞长大了,所以要住大屋子,爸爸不会再长大了,只能住小屋子。”呵,还蛮有道理的。

  我得空的时候,喜欢教妞妞在黑板上写字,不知为啥,她认识那么多字,等于不会写,怎样教都写欠好。如我教她写“大”字,她也晓得笔画,还边写边念道:“一横一撇一捺。”可不是写成“口”,等于写成“开”,拿她真没招。

  明天,妞妞在黑板上画了许多圆圈,说是给我写的信。我问她信上写了些什么啊?她甜甜地说:“妞妞想爸爸,爸爸想妞妞吗?”听到这儿,我顿觉有股热流在往上涌,泪水在眼眶里转悠,心里呼喊着:“爸爸最爱妞妞,最想妞妞。”

  早晨睡觉时,妞妞又起头给我讲,可她的故事都是这样扫尾的,“夙昔有个爸爸叫汪汪”,或者是“夙昔有个叫蝈蝈”。讲完故事后就起头给我提一大堆问题,如“葫芦娃为何
有那么大的本事?”“王子为何
喜欢灰姑娘?”当她看到我穿了一双毛线拖鞋,便猎奇地问:“爸爸穿的什么拖鞋啊?”我说是毛线拖鞋。她又问:“什么是毛线啊?”我说是羊毛纺织成的线。她又问:“毛线怎样有那么多的颜色?”……一直问得我无言以对。妞妞看到我支支吾吾,便得意地说:“哼,爸爸还说本身没有不晓得的,怎样也答不下去了?仍是等妞妞看了书后再教你吧。”得了,我这下掉老价了,妞妞都要当我的了。

  “为何
”是孩子的一种强烈求知欲,为了妞妞这种没完没了的“为何
”,维护爸爸那可怜的,我只好买了一本《十万个为何
》,这还不够,经常还得上“baidu”寻找谜底。我认为孩子爱问“为何
”,不仅是对世界布满着猎奇,是求知的,而且渴望了解这个一日千里的未知世界,怙恃们就应该当好孩子的启蒙教员,照实回答这些“为何
”,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毫不能瞎编和糊弄,这是家教的义务,也是怙恃的。其实你在解答“为何
”的时候,你不仅回答了孩子的问题,教给了孩子的知识,而且也迫使你去学习更多的东西,去丰盛你那已渐渐贫乏的知识,去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,从这个意义下去讲
,“为何
”也是激励鞭策你与时俱进的动力。